首页 > 名表论坛 > 劳力士论坛 > 帖子详情
小劳吹正传~~
50123 51
只看楼主
Jusdon
Jusdon 楼主 实习版主 认证表主
本帖最后由 Jusdon 于 2022-2-6 10:48 编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德鸡的劳力士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四周几个长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几只表,可以随时把玩。玩劳的人,周末假日来逛街,每次不用花钱,就可以看几眼,——这是几年前的事,现在已经全是馒头了,——靠柜外站着,眼巴巴看着咽口水;倘肯嘴甜一些,便可以试戴一下新到的隐藏款,或者拍几张装逼照,发朋友圈了,如果长得比较帅,那还能拿两本图册,但这些顾客,多是穿西装的打工仔,大抵没有这样的待遇。只有少数穿优衣库的VIP,才踱进店面柜台的后面,轻声轻语,慢慢地商谈。
我从毕业起,便在德鸡的西方表行里当柜姐,店长说,爱摆臭脸,怕侍候不了VIP,就在外面做点事罢。外面的穷屌丝们,虽然也懂一些表,但不懂装懂装疯卖傻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口确认热门运动款断货,明明看到柜台里面全是馒头,又把我喊过去问清楚,然后才死心:在这种烦扰下,保持微笑都很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店长又说我态度不好。幸亏我开着卡宴,擅长装逼,便改为专管站岗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,专心站我的岗。虽然没有什么提成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店长是一副贱人脸,顾客也没有好口气,教人开心不起来;只有小劳吹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小劳吹是买不到劳而穿优衣库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矮胖;黧黑脸色,眼眉间时常夹些眼屎;一部乱蓬蓬的油腻的头发。穿的虽然是优衣库,可是一眼仿品,似乎是并夕夕的热卖同款,也没戴表。他对人谈劳,总是满口数字代码,教人很费脑子。因为他爱吹嘘劳,别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,便私下取了一个绰号,叫作小劳吹。小劳吹一到店,所有柜姐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小劳吹,你不是去上海抓鬼了吗?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M226570-0001要搭多少?或者m116508-0013到货没?”便掏出脏兮兮的手机一阵乱拍。她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人怼了吧!”小劳吹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胡说八道……”“什么胡说?我前天在论坛亲眼见你写的帖子,举报人家搭售。”小劳吹便涨紫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搭售本来就算捆绑销售……搭售!……生意人的套路,能算正常销售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韭菜”,什么“崩盘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小劳吹早年也买过一只绿鬼,但才涨一万就卖了,再买就买不起了,于是愈来愈激愤,弄到快戴雪铁龟了。幸而在表圈比较活跃,便替贩子们灌灌水,赚点红包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,便是爱玩复刻。好不容易存几个月的钱,便跑去站西买了复刻,发到网上。如是几次,账号也被封了。小劳吹没有法,便免不了经常做些盗图的事。但他在我们店里,言行却比一般顾客都好,就是从不抱怨;虽然柜台里面一只表都没有,只是一个劲拍照,但不出一天,定然出现在论坛上,上面打满了请勿盗图的水印。
小劳吹看了一圈馒头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小劳吹,你当真懂劳力士么?”小劳吹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个二手恒动也戴不上呢?”小劳吹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炒作骗局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摆个臭脸,店长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店长见了小劳吹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小劳吹自己知道不能和她们谈天,便只好向其他人说话。有一回对保洁阿姨说道,“你玩过劳么?”阿姨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玩过劳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16610LV MK1的盘圈,有啥特征?”阿姨正忙着拖地,没工夫搭理他,便转过屁股,不再理会。小劳吹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特征应该记着。将来买二手表的时候,鉴定要用。”阿姨暗笑:老娘家里拆迁分8套房还要买二手?每次飞欧洲买表都懒得退税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平头4和Wide Swiss么?”小劳吹显出极惊诧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这表一共有4种特征,你知道么?”保洁阿姨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小劳吹刚掏从手机解锁,想翻出图片,见她毫无兴趣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有几回,店里的顾客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小劳吹。他便给他们看手机收藏的劳力士图片,一边看一边吹。顾客们翻完了图片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手机里的几张黄图。小劳吹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屏幕罩住,转身过去说道,“不看了,越看越毒了。”回过头又瞄一瞄手机,自己摇头说,“太毒太毒!毒尼玛!毒死算!”于是这一群顾客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小劳吹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有一天,大约是双十一前的两三天,店长正在慢慢的翻微信,打开朋友圈,忽然说,“小劳吹长久没有来了。明年我们又调了15%的工价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经常泡论坛的顾客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丢脸丢到家了。”店长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装逼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戴着N厂跑到徐大佬的表聚去了。他那个圈子,能装逼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被人当场拆穿,后来是喷,喷了好半天,再发到网上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发到网上了。”“发了网上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被网暴了。”店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翻她的朋友圈。
冬至之后,寒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春节;我整天的靠着空调,也须穿上厚黑丝连裤袜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顾客,我正眯了眼站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有现货吗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小劳吹便在柜台最外面的休息区坐着。他脸上黑而且油,比以前更憔悴了;穿一身假名牌,晃着两腿,戴着一顶劳力士的绿帽子,用帽檐扣着脑门;见了我,又说道,“有现货吗。”店长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小劳吹么?现货只针对有预约的客户呢!”小劳吹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拿本图册吧。下次来请大家喝奶茶,再预约。”店长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小劳吹,你又买假表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瞎说!”“瞎说?要是正品,怎么会被人喷?”小劳吹低声说道,“交流,探,讨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店长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店长都笑了。我拿了图册,端出去,放在茶几上。他从屁股口袋里又摸出手机,对着店里一阵拍,见他满手是汗,腕间还露出一截绿油油的手环。不一会,他拿着图册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有用这只汗涔涔的手扶着绿帽檐很快离去了。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小劳吹。到了年关,掌柜瞄着手机说,“小劳吹还欠咱们一杯奶茶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小劳吹还欠咱们一杯奶茶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小劳吹的确弃坑了。
收藏

化羽77
化羽77 高级表友 认证表主 沙发
火钳刘明
回复
の軒
の軒 高级表友 板凳
当代鲁迅
回复
jdhxhhd
jdhxhhd 禁止发言 地板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
NelsonLiao
NelsonLiao 黄金表友 认证表主 5楼
好文笔!
回复
天才小小靖
天才小小靖 白银表友 认证表主 6楼
兄弟应该是有生活的,我常去的店就有这么一位,当时我买蓝盘可乐圈时就见识了,小伙当时一直在角落站着,也没有SA接待,我和销售在这边开卡出票呢,表在旁边柜台截链时他就一屁股坐在对面盯着看,问怎么是蚝链表盘为什么是蓝色等等,后来要拍照片时店长把他引走了,后来看架势要过来和我聊天加微信我和我的SA直接用眼神劝退了
回复
欧阳子鸣
欧阳子鸣 白银表友 7楼
这文笔厉害了
回复
歆之墨
歆之墨 白银表友 认证表主 8楼
思绪回到了初中语文课堂(劳力士专柜)上……好怀念啊~
回复
金风细雨楼
金风细雨楼 黄铜表友 9楼
这文笔可以
回复
XB_JU5NBSmT
XB_JU5NBSmT 中级表友 10楼
插眼留名
回复
发回帖